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热点 >
从城市到农村 短视频把回乡变成了一种切实可能 2020-08-14 11:17:47  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

当下,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年选择离开城市返乡创业。打开短视频app,屏幕里年轻人在乡村欢脱生活的画面随手可见。这个现象跟早年农村逐渐空心化形成了对比。

年轻人返回农村做起了网红,透过镜头展现乡村风貌,击穿了外界对农村凋敝衰败的刻板印象,屏幕里这群人展现的乡村生活甚至让人心生向往。

2016年短视频行业在中国遍地开花,很多农村青年搭上这趟快车,从背井离乡转身开始返乡创业,通过镜头斩获各大平台流量,在文旅、电商甚至非遗等各个渠道开疆拓土。

有一组快手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5月,中国有超过2500万人从快手上获得了收入,其中,660多万人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区。

可以说,短视频已经把回乡变成了一种切实可能。

农村小伙玩泥巴玩成了网红

2017年,27岁的朱付军在南京的建筑工地上摔断了腿,不得已结束了多年的打工生涯,心灰意冷地回到了老家——河南鹤壁市浚县寺下头村。

被拴在床上的那段时间,朱付军没有生活来源,一下子陷入了困境。快手,几乎成了他排遣内心苦闷的唯一出口。彼时,快手正透过移动终端,突飞猛进地走进中国下沉城市、县域和乡村人的生活。

2018年9月,朱付军偶然看到新闻——快手与鹤壁达成战略合作,将用流量推动鹤壁民俗文化和非遗项目发展,他嗅到了一丝机会。

浚县泥咕咕(泥塑),是中国政府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的一项民间传统手艺,朱付军所在的寺下头村,更是几乎人人都会捏泥塑。小时候,朱付军常常跟着村里的老人捏泥塑,经他手捏出来的拖拉机,几乎可以精准还原每一个细节。

朱付军决定重拾童年的爱好。这一次,他给拖拉机编排了小故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拍成短视频发在了快手上。

没想到,这条视频上了快手的热门推荐,一夜之间破放量就突破了200万。

点赞、评论和关注如潮水般涌来,朱付军特别兴奋,每隔几分钟就要刷一下手机,看看留言,“以前都是我给别人点赞,现在别人来赞我了!”

曾经那个在建筑工地默默搬砖的小伙子,第一次尝到了在生活中做“主角”的滋味。

在哥哥的帮助下,朱付军开始每天制作泥塑,并在网上发布视频。泥巴拖拉机、泥巴汽车、泥巴坦克……在他的短视频里一个个“跑了起来”。很多网友看完视频纷纷发来私信,想要购买泥塑、独家定制。

这几年,靠着捏泥巴,朱付军在快手上收获了超过三百万粉丝,制作的泥塑视频播放量达到数亿之多,一个月也会有可观的收入。在快手上,他被网友亲切地称作“泥巴哥”。

成为网红之后,朱付军也在思考新的泥塑创作方式,他把泥塑做成剧情、段子,甚至通过绿布抠像技术还原影视片段。 “拍摄电影《头文字D》的创意来自一位直播网友”,朱付军说,疫情期间,电影院关闭,人们也少了很多乐趣。他决定为村里的小朋友和网友们还原这部经典电影。短短几十分钟的视频,凝聚了大量时间和心血。

从情节设置到拍摄场景的还原,朱付军都进行了反复推敲。有时一个镜头拍摄了太多遍,泥塑就会干裂、损坏。朱付军只能让哥哥帮忙寻找质地更好的胶泥,自己再耐心地把坏掉的泥塑重新制作一遍。

6月中旬的一个夏夜,朱付军在村里空地上支起幕布和投影,看着孩子们围坐在一起。“现在的孩子有了手机和玩具,就很少知道泥塑了,我们把泥塑拍的有意思些,也是希望孩子们能喜欢这种非遗文化,让泥塑村不会慢慢消失。”

每天有十万人看她直播捡鸡蛋

与朱付军一样,95后农村姑娘郑玲娟也经历了从农村到城市,又从城市回到乡村的变迁。但她很长一段时间里,郑玲娟都陷在创业失败的泥潭中。

从17岁到21岁,初中学历的郑玲娟,在广州度过了四年的打工生涯,但漂泊多年,人生似乎仍在原地打转,“离开广州前,我所有积蓄只有七千元钱。”

2016年,看着日渐衰老的父母,以及家里因年久失修而快要倒塌的房子,郑玲娟做出了回家的决定,她准备承包老家附近的荒山养鸡。

上山养鸡,远比郑玲娟想象中辛苦。山上没有路、没有电,郑玲娟用铁锹和石头,修了条简易土路,装上太阳能电板,勉强算是开了业。

这条简易土路泥泞、陡峭,连摩托车都没法过,为了运蛋下山,郑玲娟肩挑背扛,光下山就要走一个多小时。有一次,下山途中突遇大雨,郑玲娟和父亲背着鸡蛋,快到家时摔了一跤。几百个鸡蛋散落一地,几乎全部摔坏,父女俩忍不住抱头痛哭。

除了运输不便,鸡生病也是件麻烦事,“那时候养了七百多只鸡,冬天过后,一下死了近三百只”。养鸡的钱都是借来的,每死一只鸡,都在考验着郑玲娟到信心。

“我是不是走错了路,回来对不对,打工才是我应该的人生?”每到深夜,她都辗转反侧。

后来,通过向村里其他养鸡户学习技术,郑玲娟的养鸡场略微有了点起色,生病的鸡少了。但由于和附近的商户不熟悉,没有稳定的销售渠道,郑玲娟的鸡蛋销路又成了大问题。

那时,每天天不亮,郑玲娟就踏上了送货的旅程。从村里到镇上、县里,再到潮州市区,郑玲娟一家一家地敲门,来来回回地搬货,只为了送几百只鸡蛋。

即便如此,自家的鸡蛋连一半也卖不完。一年下来,除去高额的交通费用和成本,郑玲娟几乎没挣到钱。

踌躇之时,一条随手拍摄的视频成了她事业的转折点。

2018年8月,她在快手发布了一条自己在山里拣鸡蛋的视频,没有音乐和旁白,也毫无拍摄技巧可言,竟然获得一百多万的播放量。

私信铺天盖地般涌来,“你捡的这个鸡蛋卖不卖?”“我在超市都买不到土鸡蛋,想买你家的”。

郑玲娟没想到,农村随处可见的土鸡蛋,经过短视频平台的展示,突然变得供不应求。面对激增的订单,郑玲娟前后尝试了8种包装鸡蛋的方式,才把破损率降到最低。她还学习了拍摄技巧、短视频运营等知识。

每天下午,郑玲娟都会在山上直播捡鸡蛋,一场直播最多时有超过十万人观看。

如今,郑玲娟积累了超过110万粉丝,养殖场规模增加到八千多只鸡。鸡蛋每天订单不断,顾客80%以上来自快手。除了卖鸡蛋,郑玲娟还在直播间里为村民们滞销的山货带货。

拉着83岁的爷爷一起“不务正业”

所谓故土难离,难离的其实是留在故土的人。因为割舍不下独居的爷爷,谭周海也放弃了打拼多年的城市,选择回乡。

但与郑玲娟不同的是,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好,回乡能干什么?

起初,谭周海在镇上找了些零散的工作,其余时间就在家里务农。

为了增加收入,谭周海又找到了同时回乡的发小陈曦,两人一起帮别人拍一些婚礼、寿庆等活动,赚点外快。但这份收入并不稳定,“比方说拍婚礼,除开五一、国庆、春节,其它时间就没什么生意了”。

空闲时间里,谭周海迷上了拍快手。陈曦成了他的搭档。在小镇的山间田野,多了两个举着摄像机“不务正业”,对着手机“自说自话”的年轻人。

最开始,他们拍的都是农村日常,播放量并不高。有大半年的时间,谭周海都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个青壮年劳动力,不外出打工赚钱,每天扛着摄像机在村子里到处晃,朋友不理解,周围邻居也议论纷纷。

直到一个拉上83岁爷爷出镜的小创意,给他的视频带来转机。

在那期视频里,谭周海化身“剥板栗机”,爬上板栗树采摘,而爷爷只需按下按钮,就会有喷香的板栗喂到嘴边。爷孙俩的温情互动,让不少粉丝认识了“胖胖的大海”和“没牙但爱美食”的爷爷。

视频发出后,播放量迅速突破百万,从那以后,爷爷和美食成了谭周海视频里的必要元素。

随着粉丝增长,谭周海视频里的酸豆角、小鱼仔、霉豆腐等农副产品,也越来越受欢迎。除了自家产品,谭周海还会在村里收一些辣椒干、豆角干等,帮村民们增加些收入。

“从年后到现在卖了万把单了。”如今已积累起113余万快手粉丝底谭周海,开始通过短视频盈利。对他而言,拥有了短视频这个谋生渠道,奋斗将不再意味着分别,城市与乡村,也不再只有“去和留”两种选择,“我觉得未来的村子,多少会比现在热闹些”。

“领头雁”带领村民增收致富

短视频和直播的出现,改变了朱付军、郑玲娟和谭周海的生活,他们在进城打工与返乡务农之间,通过短视频创业开辟了“第三条道路”。作为快手幸福乡村带头人,他们的故事让越来越多的农村年轻人看到了未来的更多可能。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各类返乡下乡创新创业人员累计达780万,根据农业农村部规划,到2025年,返乡入乡创新创业人员将超过1500万人。

2018 7月,快手提出幸福乡村战略,旨在通过快手的技术、产品和社区属性,挖掘和连接中国乡村的人、物产以及文旅资源,助力乡村振兴。

作为快手幸福乡村战略的核心板块之一,快手计划在全国发掘至少100位有能力的乡村快手用户,通过为乡村创业者流量、商业培训、品牌等资源,促进带头人带动乡村产业发展、增加当地就业,进而带动贫困人群脱贫。

利用网络科技的便利,带头人们为乡村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通过发挥“领头雁”的作用,带领村民致富增收。

郑玲娟在村里雇了七位贫困老人,其中两人是建档立卡贫困户。老人们帮着一起捡鸡蛋,每人每月能挣三千多元工资,旺季收入更多。去年,在郑玲娟的带动下,这几位老人均已脱贫。

朱付军除了在快手上展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浚县泥塑之外,还在快手的流量扶持下,从2018年开始,为村子里超过一百位老手艺人销售了十万余件滞销的泥塑。

……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截至2020年5月,快手幸福乡村带头人项目已覆盖四川、江西、贵州、内蒙古、云南、湖南等20个省(自治区)51个县(市、区),培育出36家乡村企业和合作社,共发掘和培养68位乡村创业者,提供超过200个在地就业岗位,累计带动超过3000户贫困户增收。带头人在地产业全年总产值达2000万元,产业发展影响覆盖数百万人。

返乡青年们把新的模式和理念带回家乡,利用新平台,挖掘新时代的乡村潜能,带动当地脱贫致富。当下农村发展的前景提升,让更多农村年轻人选择回流,形成乡村振兴的良性循环。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