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手机版
首页 > 热点 >
直面女生每月“尴尬” “00后”需正确的青春期教育引导 2020-09-09 10:16:41  来源:广州日报

在卫生巾进入中国近40年后,这种伴随中国近7亿女性半生的生活必需品,终于逐步获得了舆论关注。从疫情期间关注女性医护人员的“安心裤”话题,到近日2毛钱一片的“散装”卫生巾,“月经羞耻”和“月经贫困”话题再度引爆社交网络。作为用于女性私处的产品,“卫生巾”成为一个符号:它既是消费市场符号,也是健康教育符号;既能凸显出女性的社会权益,也能凸显出亲密关系。

近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了三名90后女孩。她们经历过父母普遍对“月经”这个名词持隐晦态度的时代,也经历过青春期使用“黑袋子”装卫生巾的尴尬,如今她们有的开始在网络上分享月经知识,有的则走上讲台,成为向00后科普青春期健康教育知识的教师,这些90后们渐渐地不再“谈经色变”。

采访JOJO是在一家环境安静的奶茶店,当谈及“月经羞耻”话题时,她大大方方地向记者分享着自己成长中最“隐秘的角落”。就像另一个25岁女孩小敏所说:“我独自一人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放下‘月经羞耻’,但是月经背后隐秘的心事,却还是只敢跟女生分享。”

女孩们经过长期的努力终于能逐步自在地谈论月经,那么男孩呢?“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可能各位家长会觉得有点震惊,我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但是这个话题,我们依然要说……”讲台上,26岁的老师小周深吸一口气,开始给家长们上起了性教育课。小周是广州某小学六年级的班主任,在一次校运会期间,她发现班上一位男孩在操场上和同龄男孩们隔着裤子,互相比较生殖器大小,这一行为让她感到诧异而错愕。在那时小周意识到,处于青春期的“00后”男孩女孩们,同样都亟需正确的青春期教育引导。

小学班主任小周:

我会给学生们讲月经初潮

“老师,你以前来月经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这是班上的女孩们问小周最多的一个问题,无关痛经,无关初潮时的尴尬情绪,仅仅是出于女孩对女人身体的好奇。

小周总会这样回答孩子们:“以前我们的生活营养没有你们这么充足,加上老师比较瘦小,所以老师是初中才来的月经哦。月经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有的,它意味着你的人生会发生一些质的改变。”

班上有一些女孩已经来了月经,她们则会表现得格外踊跃:“老师,我知道变化是什么,来月经就意味着我成为大人了。”一个小女孩大方地说。小周还会与女孩们讨论卫生巾的种类和使用,比如有一次,小周讲到了棉条,“这是外国女孩们用的一种可以防止经血漏出来的东西,但是因为文化习惯的不同,所以我们都用粘贴式卫生巾比较多,所以大家选择卫生巾时一定要选自己用起来舒服的。”

小周所在的学校每年都会给四年级及以上的学生开设青春期健康教育讲座,其中包括基础的生理知识教育、性知识教育等。在每个月的四次班会上,五六年级还会开设至少一次关于青春期教育主题的班会。但在几乎所有关于“月经”主题的班会里,班级里只会留下女生。

“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月经羞耻’的一个表现。其实不仅仅女孩子需要知道月经知识,男孩子也需要建立对于月经的正确认知。这样他们才会懂得尊重女性,并尝试去理解和包容来月经的女孩。”小周说。

“跟孩子们我总能很轻松地去聊起这些话题。”小周表示,相比起自己那个年代,面对“月经羞耻”,00后们已跨出了一大步。“在我们的文化里对于月经比较保守,但是很多东西是保守不来的,尤其是如今的孩子们生活在信息时代,对于网络上的很多信息是没有甄别力的,所以尽早引导他们非常有必要。”

相比孩子们对于月经的接纳程度,小周反而觉得家长更容易出现“困窘”,“因为家长会是聚在一个教室里开的,所以每次提到这些话题,父母们都会不好意思地笑。但是现在的小孩发育越来越早,家长和孩子们的心理铺垫自然要越早做越好。”

单亲家庭女孩JOJO:

一直在期待一杯热红糖水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以家人之名》中,当女孩李尖尖第一次向家人们宣告自己来月经时,爸爸和哥哥们都面露难色。“我理解这种感觉,尽管我知道爸爸很爱我,他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但是当面对月经,我再难受也不会跟他说。不是因为羞耻,而是因为单纯的害羞。”

JOJO来自潮汕地区,从小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长大。没有生理课、没有母亲的陪伴,JOJO直到月经到来的那一天才开始懵懂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和父亲交流这些话题,因为当我与他谈及痛经的时候,他也会感到尴尬。”

因此,JOJO获取关于月经教育的相关知识,几乎全是依赖于家中的其他女性长辈以及同龄的女同学。第一次来月经时,JOJO读小学,当时她正在姑妈家中玩耍,对于突如其来的月经,她一无所知,“我在厕所待了很久,思考该怎么去应对这个问题,直到姑妈敲门问我才知道,原来‘来月经就意味着,我已经从一个女孩变成女人了’。”但这种变化并没有给JOJO带来欢喜,她不喜欢换卫生巾、不喜欢买卫生巾时令人心跳加速的那个“黑袋子”、不喜欢上课时突如其来身体里冒出的那股“热流”,更不喜欢痛经。

“我属于痛经非常严重的那一种,所以从初中开始,我的姐姐和大姑就带我去医院进行调理,但是我爸爸从来没有带我去过。”JOJO也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我告诉爸爸月经痛,他会不会给我冲一杯热红糖水”,但是实际上对于月经一事,她还是难以对父亲启齿。

而这种细微之处的缺失,让JOJO开始期望能够在恋爱中得到补偿。但事实上,月经这个话题在恋人之间也像是一条鸿沟。“比如对于痛经,只有女性之间才会理解,而男生并不能理解,他只会觉得‘你看上去好可怜’,甚至会觉得‘为什么只有你会痛成这样’,导致我过去也一直会有这个忧虑。”在JOJO的印象中,她曾有一次因为痛经和男朋友一同去买药:“我让他去帮我买,他不愿意;最后他陪我一起去了,但是买单的时候是我自己来支付的。”

JOJO对此很疑惑:“我会觉得那些愿意给女孩们冲红糖水、买卫生巾,甚至买止痛药的男生更加绅士和贴心。很多男生会觉得做这些面子上过不去,但是这些出于关爱的自发行为,不正是爱的体现吗?”

大学毕业后由于工作需要,JOJO关注了许多女性博主,她发现愿意去分享月经知识和女性生理知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关于卫生巾测评、棉条测评的内容也丰富了起来,“我越来越能够感觉到,女性正在敢于摆脱‘月经羞耻’,甚至正在逐步提高自己在月经期间的生活舒适度。”

网文作者小敏:

“月经教育贫困”不应被忽视

“我独自一人花了十多年时间,通过网络,才真正地放下‘月经羞耻’。”25岁女孩小敏说,作为一名网络文学写作者,她对于性别话题的接受度很高,但在谈及月经初潮时,她还是感到有些腼腆:“我第一次来月经是在初二,相比同龄人,我来的时间很晚。那天醒来时发现自己来月经了,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害怕,但不敢告诉家人,直到奶奶进房间看到床单上一片红,她一边笑着,一边帮我把床单换掉。”

这让小敏当时特别惊慌,“我以为自己变成了一个不正常的小孩,直到后来奶奶给我买了卫生巾,告诉我,‘这是正常的’,我才稍稍安定一些”。

小敏属于留守女孩,小时候,她的父母去往外地打工,她由爷爷奶奶带大,由于家就住在中学附近,她没有选择住校,从而错过了与同龄女孩交流月经知识的机会。

“月经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小敏曾偷偷思索过很久,直到高中她有了第一部手机,才开始逐渐通过网络了解到这个问题。“月经意味着一个女人可以开始怀孕,开始了身体的新陈代谢,与此同时,她也开始面对更多风险。”小敏说:“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一代缺乏一本教材来告诉我们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卫生巾,以及一片卫生巾应该多久换一次。”

今年疫情发生后,小敏开始关注到“医护人员安心裤”的话题,通过了解她才知道原来一片卫生巾最好使用4小时后就要更换,“过去因为沉迷写文,月经量较少时,我常常一片卫生巾使用8个小时,这样其实会导致细菌滋生,进而造成妇科病。”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月经相关知识,小敏也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写自己的月经故事。

而对于如今网络上传播的“散装卫生巾”话题,小敏也颇有感触,小敏说,“当人们真的理解了月经的重要性之后,才会对卫生巾重视起来。”此前小敏在农村调研时,也偶尔会在村民家的洗手间里看到一大袋散装卫生巾挂在那儿,“有的人确实是因为贫困,还有的人则是觉得所有的卫生巾大概都是一样的。在女性的世界里,除了‘月经贫困’,其实还有‘月经教育贫困’。这些都不应该被忽视。”

相关阅读:
热点文章
热点 图片